移动版

油田投资大黑洞

发布时间:2019-08-30 16:55    来源媒体:和讯

一直以来,我国上游油气勘探开发属于“特权”行业,只有有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石油这“三桶半油”具有资质,其他资本则难以进入。对于民营企业而言,这块“肥肉”可望不可及。

虽然在2012-2016年间,自然资源部分别拿出了一些石油天然气区块探矿权进行公开招标,也有少数民企如宝莫股份(002476)(002476.SZ)、中曼石油(603619.SH)、IDG能源投资(00650.HK)等竞标成功,取得了部分区块的探矿权,但就目前来看,这些新进入油气上游领域的参与者们鲜有像样的收获,有的区块甚至没能实现量产。

尽管如此,油气开发行业的魅力仍然吸引着参与者们不断涌入。上游勘探开发既有高风险,也有高收益,如同“赌石”一般刺激。除了争取国内开放的少量区块,更多民营企业只得将触手伸向了海外。

但遗憾的是,更多的企业因此被拖累。油气上游投资,往往成为企业盈利的黑洞。对于中国能源行业来说,油气上游行业仍然是几个大玩家的天下,游戏规则从未改变。

进军海外

民营企业当中,对于上游油气资源感兴趣的企业不在少数,其中不乏许多实力雄厚的企业。觊觎油气上游投资的高利润,但受限于国内的市场准入,他们选择了进军海外。

曾经名噪一时的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2014年曾以第349位的排名,336亿美元的年营业收入首次进入世界500强。鼎盛之时,华信斥资8.8亿美元获得了阿布扎比陆上石油区块4%的权益,还计划从嘉能可及卡塔尔投资局等股东手中买下俄油超过14%的股份。

华信帝国崩溃之后,民营化纤巨头恒力集团曾与华信公司的债权人进行谈判,意图接管华信在阿布扎比的油田权益。虽然这笔交易最终花落别家,但由此不难看出恒力集团进军油气上游的野心。

恒力集团实力不菲,位居2019年《财富》世界500强第181位。同样位居财富500强榜单第439位的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汇集团)也对油气上游投资颇为热衷。

据悉,广汇集团旗下的广汇能源(600256)(600256.SH)是第一个在国外获得油气资源的民企。早在2009年,广汇能源便成功收购了哈萨克斯坦的斋桑油气项目。

另一家民营的能源巨头新奥集团则通过收购成熟油气企业股权的方式进军上游。2016年,新奥股份(600803)(600803.SH)以约4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澳大利亚上市公司Santos Limited的11.72%股份。

除了巨头之外,中小型的民营企业如保利协鑫石油天然气、中天能源(600856.SH)、潜能恒信(300191)(300191.SZ)等也纷纷选择到海外收购油气资产。

高风险游戏

之所以如此热衷油气上游投资,企业无非是觊觎油气勘探开采环节的丰厚收益。

但国际油价有高低起伏,能够在大多数油价行情下实现盈利的优质油气田资产本身就相对稀缺。100美元的高油价时代,绝大多数油田都能获得可观盈利,而50美元的行情下,不少油田甚至无法覆盖开采成本。

石油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物资,涉及到国家能源安全,受到不同程度的管制,拿到真正优质的资产不是易事。

新奥股份2016年收购Santos时,国际油价正处于低位,可以说寻到了一个好的时机。不过,油价仍然在底部持续了相当长时间,令新奥股份吃了不少苦头。2017年基于对油价的较低假设,Santos计提税后资产减值6.89亿美元,导致新奥股份的投资损失达到1.91亿元。

直到2018年,国际油价表现才有了较大的起色,Santos公司的利润表现也逐渐实现反转。据悉,2016-2018年,新奥持有的Santos股权对应的上市公司利润分别为0.43亿、-2.4亿、4.5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业绩已逐渐开始兑现。

油气的上游勘探开发领域属于高风险行业,企业拿到区块后勘探寻找油气储量,需要做物探、钻井等工作,其中的风险非常大,一口井下去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元,投入很大但可能一无所获,巨量的投资就打了水漂。

因此,从事油气勘探开发需要企业拥有足够的资金实力和抗风险能力以及开发经验,否则很容易被高昂的投入所拖累。

例如,广汇能源曾于2012年收购了哈萨克斯坦南伊玛谢夫油气区块56%权益,并预计将在2015年具备初步生产能力。但由于该油气区块有较高含量的硫化氢,商业开发存在较大风险及难度,广汇能源于2018年12月公告称拟终止对该项目的投资。

这一项目,广汇能源的累积投资高达4562.80万美元,但最终结果却一无所获。

盈利黑洞

高风险的投资一旦失败,对于广汇这样的大企业来讲可能只是皮毛的损伤,而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则足以伤筋动骨,甚至成为企业盈利的黑洞。

上市公司中天能源一直对上游油气资产颇有兴趣,2015年借壳上市之后不久,中天能源即开始了向油气上游的进军。

这家公司分别于2015年11月、2016年6月并购了加拿大NewStar公司和Long Run公司,从而获得了海外上游油气资产。2018年财报的营收结构中,石油天然气开采业务已占到其总营收的43.81%。

但收购的油气资产表现却并不如人意。累计付出8.27亿元全资收购的NewStar公司,2016、2017及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60万、948万和-974万。以近37亿元曲线控股收购的LongRun表现尚可,但2018年即出现了业绩变脸,亏损2.7亿元。叠加由于加拿大天然气销售价格走低而计提减值损失,中天能源2018年的亏损金额高达8.01亿元。

业绩暴雷、流动性紧张的中天能源最终出现了债务违约,不得不出让公司的控制权,鼎盛时其市值曾一度接近200亿,如今已不足38亿元。

另外一家获得境内石油天然气区块探矿权的民营企业中曼石油也同样深受其苦,中曼石油在2018年报中坦承,勘探工作消解了部分盈利,增加了财务杠杆,与工程业务换挡的叠加让业绩承受压力。2018年其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了92.4%。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英才杂志。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